主页 > 中心外域 >反制 Uber 压榨,驾驶成立 Swift 叫车新平台 >

反制 Uber 压榨,驾驶成立 Swift 叫车新平台

中心外域 2020-06-22
反制 Uber 压榨,驾驶成立 Swift 叫车新平台

虽然 Uber 以「共享经济」的概念成功地颠覆了传统计程车行业,但它自己却越来越像一个传统计程车公司。自备乾粮的 Uber 驾驶虽然不用像以前那样「起床就欠公司 300 块」,不过 Uber 向驾驶收取的提成费用却越来越高。

根据 BuzzFeed 的报导,在 2015 年底美国 Uber 司机的每小时平均收入仅为 8.77–13.25美元,除此之外驾驶自己每年还需要在车辆维护、燃油费上自掏腰包约 3,000 美元。但在 2013 年接受《华尔街日报》採访时,Uber 称一个「典型的」Uber 驾驶年收入要高于 10 万美元。按照这个标準来算的话,现在的 Uber 驾驶至少需要全年无休地每天工作 20.6 个小时才能达到这个标準。

这种转变是由 Uber 在逐渐掌控当地专车市场后,减少补助、提高抽成费用和降低乘客费用造成的。在刚进入一个城市时,Uber 会以「零抽成」甚至是高额奖励的方式吸引驾驶入驻,但随着在当地获取到了足够的市场份额后,Uber 就会逐步降低奖励,并将每单抽成比率逐渐提升至 25%。

但 Uber 驾驶们认为这种高抽成是一种压榨,原因是他们自己承担了所有的成本和服务,而 Uber 仅仅提供了一个交流工具。

Abdoul Diallo 当了 Uber 3 年驾驶,并且一直以来都是 Uber 的抗议者。他在 2014 年设立了一个叫做 Uber 驾驶网路(Uber Drivers Network,简称 UDN)的组织,希望引起人们对 Uber 压榨驾驶的关注。UDN 的宗旨是「让驾驶们团结起来,共同发声,推动改变」。

「我们发起 UDN 是因为我们希望抗议降价、抽成和 Uber 对驾驶实施的一系列政策,以及以多种理由或者评分过低为由封禁驾驶的帐号。」Diallo 说。

UDN 主要透过网路发声,但也有 Uber 驾驶会以线下抗议的形式呼吁人们关注。今年 2 月就有数百名驾驶在 Uber 纽约总部大楼前聚集,抗议 Uber 高达 15% 的降价幅度,他们认为此举损害了驾驶的利益。

让 Uber 驾驶们更为不满的是,虽然他们全职为 Uber 工作,但 Uber 却没有为他们缴纳应有的社保和其他保险费用。在洛杉矶,38.5 万名驾驶将 Uber 告上法庭,要求 Uber 把这些驾驶当做正式员工对待,也就是说 Uber 需要为他们支付多达几十亿美元的工资和社保经费。

但 Uber 仅花 1 亿美元就和这些驾驶达成和解,主要是因为驾驶和工会无力支付巨额的诉讼费用,所以 Uber 一有退步他们就愿意和解。

与此对比的是美国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在 1979 年组建的「计程车联盟」(Union Cab)。为了抵制计程车巨头对驾驶的压榨,当地的计程车驾驶和工会成立了这个联盟。计程车联盟在正常的叫车费用之外,还会为驾驶提供固定的底薪和医疗保险等福利,但即使是支出了这些费用,该联盟仍然能够盈利,并依靠驾驶的支持成为当地计程车市场的主宰者。

UDN 也想透过这种方式颠覆 Uber(这家公司刚刚用 7 年时间「颠覆」了 100 年的传统计程车业),但他们进行的是一个更加带有空想社会主义色彩的计画,他们要成立一个类似于 Uber 驾驶的合作社。

「在发起这个组织一年后,我们意识到我们对 Uber 带来的影响非常小。」Diallo 说,「因为 Uber 根本就不关心驾驶的诉求。」

反制 Uber 压榨,驾驶成立 Swift 叫车新平台

「我们自己买车、自己买保险以及其他一切费用,但是除了这些投入,Uber 还会从我们的收入中提取一部分钱做为自己的抽成,仅仅是因为它提供了一个连接司机和乘客的应用。」Diallo 说,「我们做了所有的工作,我们承担所有的费用……那我们为什幺不自己做一个(Uber)呢?」

于是他发起了Swift 计画。这是一个跟 Uber 类似的专车呼叫平台,但差别是这个平台的拥有者是平台上的专车驾驶,也就是说每一个专车驾驶都可以获得 Swift 的股份。

Diallo 说这个应用程式已经开发完成,他还透过 UDN 的 Facebook 主页发表了一个影片展示 Swift 的操作方法。

这一切并不是异想天开,因为他们已经做出了成型的产品。而 Diallo 也不仅是一名普通的 Uber 驾驶,他还拥有电脑科学的硕士学位。另外他还声称已经为 Swift 招募了一个拥有设计和程式语言经验的开发团队。

儘管这个计画还没有更详细的介绍,但 Diallo 团队已经把 Swift 当做是 Uber 的替代品。根据 Diallo 提供的资料,Swift 公司将会以一个类似于合作社的形式存在,也就是平台上的驾驶将拥有公司的股票和大部分利润。

「我们不会让大投资者进来,」他说,「这是我们的,我们赚的也得归我们自己。」

Swift 平台上的驾驶将以全职驾驶为主,也就是那些需要靠开车维持生计的人。根据 2015 年的数据,80% 的全职驾驶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 35 个小时,大多数 Uber 驾驶还会在开车之外进行一个全职或兼职工作。

很难知道这种合作社的方式能够吸引到多少目前在其他平台上工作的驾驶,但 Diallo 正在努力让 Uber 驾驶们转移到这个平台上。「我们已经拥有了很多签约驾驶。」Diallo 说。

虽然已经有很多驾驶选择离开 Uber 平台转向 Lyft 或者滴滴,这些平台能够给驾驶提供更高的价格和更多乘客,让驾驶们转向 Swift 这个新平台可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过 Diallo 仍然认为 Swift 是最好的平台,他并不认为其他平台会对 Swift「构成威胁」。

「到目前为止,Uber、Lyft 和其他平台都是在一条离驾驶利益越来越远的船上行驶,他们没有一个有意做出改变。」Diallo 说,这些公司不注重提供劳动和服务的驾驶诉求,而这就是 Swift 想要改变的。

「美国的 Uber 驾驶抱怨的问题,全世界的驾驶都在抱怨,」DIallo 说,「让全世界的驾驶不满的就是这些事情。」

根据 Uber 的内部数据,81% 被调查的驾驶都对 Uber 感到满意。不过有一些驾驶表示,他们害怕因为有负面评价而被 Uber 惩罚。而在 Uber 驾驶兼 Ride Share Guy 部落格作者 Harry Campbell 做的一项针对 435 个 Uber 驾驶的调查中,只有不到一半的 驾驶表示对 Uber 公司感到满意。

很难证实哪一项调查结果更接近事实,但是在乘车费用和收入逐渐降低的情况下, 驾驶们的不满意度一定是会上升的。在这种情况下,驾驶转移到 Swift 平台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 Swift 还需要考虑如何获取乘客的问题。Diallo 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让 驾驶更愉快地工作,这样他们就会提供更好的服务,进而吸引到更多乘客。

「Uber 的商业模式是数量,而 Swift 的商业模式是品质。」Diallo 说。

但 Uber 的乘客并没有像 驾驶那样讨厌 Uber 这个平台,毕竟 Uber 做出降低 驾驶收入的决定,反过来会让乘客支付更少的车费。另外 Uber 能够更快在更大範围内提供服务,也是乘客难以离开这个平台的原因之一。Forum Research 在多伦多市的一项调查显示,93% 的 Uber 乘客对自己的乘车体验感到满意。

这样看来,获取乘客才是 Diallo 面临的最大问题。Diallo 自己也表示,将会大力推广 Swift 这个产品。这项服务将首先在纽约开展,其次是旧金山、洛杉矶和伦敦等城市。

反制 Uber 压榨,驾驶成立 Swift 叫车新平台

Swift 现在还没有正式发表,但它已经开始接受 驾驶注册了。这个「注册页面」似乎过于简单,是储存在表单提交网站 Typeform 上的一个简单表单,你需要在上面填写姓名、电话、城市、email、Uber 车种等资讯,另外 Swift 还会询问注册者「你认为 Swift 应该抽成百分之多少」,以及是否愿意成为 Swift 的股票所有者。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